近日,美国最大中文媒体报纸《世界日报》对泉恩集团董事长王文祥进行了专访,对泉恩集团在华的发展历程以及王文祥董事长肩负家族使命、经营企业的理念进行了详细解读。并对其抗击病魔的事迹进行了赞扬,称赞其为“杰出华人”,并在6月15日进行了全文刊登,以下为全文:

记者问:你的公司JM Eagle在美国已经是第一大塑胶管製造商,市占率超过40%,为何想到将公司业务扩展到中国大陆?

王文祥答:2001年我爸爸就曾鼓励我带JMEagle到中国大陆发展,我当时考虑到台塑在台湾的南亚塑胶公司已经在中国大陆做塑胶管生意很多年,不想和自家公司竞争。但我爸爸说,「没关系啊,看谁做的好就做下去」。不过当时我还是没有去,继续留在美国发展。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美国市场缩水很多,我看到还是大陆的市场更大。30年来JM Eagle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我们的塑胶管道可以做到1.6米口径,这是当时中国大陆没有的技术,那时他们还在用很老旧的水泥管、铁管等过时的材料运输水,而且技术非常落后。同时大陆还有很多水资源被二次污染,也就说水厂输出的水是干淨的,但是经过水管输送到一般老百姓家中时却葬到不能喝,就是因为输水管线老化破陋,造成地下物质污染,同时也导致30%到40%的水流失,甚至出现很多爆水管现象,这都非?上。中国水资源非常缺乏,美国人均拥水量为9000立方米,一人一天可用70加仑水,中国人均拥水量仅为2000立方米,每人每天只能用20加仑的水,所以节省水资源对于大陆是非常重要。基于这些原因,我觉得中国需要好的运输水的管线,也是很好的市场。同时我也希望用我们的技术帮助同胞,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好水喝,农夫也要灌溉,只有人健康,国家才健康,水是生存之本。所以我希望把先进技术、材料带到大陆,改善同胞的用水情况。因此我为JM Eagle在中国大陆取的名字叫「泉恩集团」,「泉」代表我们主要做水管业务,「恩」代表感恩。

进军中国 看好市场需求

问:你预计多久以后中国对你们公司塑胶管的需求量会超过美国?

答:中国大陆市场非常大,去年全中国的塑胶管需求量已经是美国的两倍,五年内我们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量一定会超过美国。所以除了河北我们还在四川成都和广州建厂,从生产做到销售,并提供安装服务,因为安装技术也非常重要,如果管线衔接不好,一样会漏水。一开始我们教大陆工人安装流程,现在主要负责督导工作。

问:你们如何与中国官方合作?除了销售管道、教授技术,是否也对水质负责?

答:我们直接将塑胶管卖给河北省南水北调部水利厅,同时也与中央合作,因为他们需要对全国的水质、水管材料标准作出统一要求。我们不需要负责水质,但是只要水管材料好,安装好,源头的水质好,百姓用到的水就好。而且现在中国官员的处事方式也有所改变。之前某部门领导调离或退休后,不需对其之前作出的决定负责,但现在即使该领导不在位,也要对之前主导的项目负责,所以领导们很紧张,做工程时都希望用好的东西,水利方面他们就想购买好的材料、耐用的管道,我也向他们保证JM Eagle的管道至少可以保质50年,我会为我们的产品负责,对人民有个交代。

经营企业 肩负家族使命

问:你在柏克莱加大,学的是政治专业,怎麽还是回到商业领域、进入家族企业并最终经营自己的公司?

答:我从小就对家族企业有使命感,一直觉得我爸爸很伟大,想回到家族企业裡帮忙,而且我父亲也希望两个儿子都能进入台塑工作。所以1988年我大学毕业后就回到台湾,在台塑工厂轮班,基层做起,直到1990年我被调回美国,在当时还没被我买下来,还属于台塑美国公司一部分的JM工作,父亲那时也到新泽西住了一年。也是那个时候,JM的总部从加州迁到新泽西州,父亲让我到新泽西管理JM。当时加州员工不愿意从西部搬到人生地不熟的新泽西,所以只有20几岁的我几乎是重新组建公司。但我父亲对我非常有耐心,我们住在一起朝夕相处,他每天都教我如何管理公司,开会都谈上一、两个小时,那是非常宝贵的机会。父亲当时鼓励我说,「如果你能把JM这种竞争非常激烈的下游公司做好,你就什麽都可以做好!」当时我就觉得自己要拼命做好JM。于是我从改善管理开始,努力运用新技术。1996年我就开始用互联网报价,给客户做直接的、最快的服务。我还跟对这方面比较了解的三姐王雪红(如今台湾宏达电HTC负责人)请教,并开始把很多服务集中,与客户建立集中、快捷的联繫,所以业绩一直飙升。1993年我刚刚接手JM的业绩为2亿美元,七年后,2001年的公司业绩成长到近10亿。我父亲看到很高兴,还甚至在台塑的内部月刊裡表扬我说,「JM在美国塑胶管的年销售量是全日本的需求量」。他虽然没有直接夸讚我,但这对我已经是很大的鼓励了。

问:你掌管一个市值17亿元的公司,对很多人的就业负责,间接造福很多家庭,这是很大的企业责任,你每天如何分配时间和优先次序,去管理这麽大的企业?

答:领导经营、管理企业和普通人如何爱家庭都是同样的道理。我每天有很多决定要做,这就需要靠智慧,才能做对的选择。我认为智慧是靠努力得来的,要不断地工作,了解市场、成本等各方面资料,才能做出最好的选择。我深知自己身上肩负美国1700多名和中国大陆300多名、总共近2000名员工的饭碗,有2000个家庭要照顾,所以我作为领导必须做出最好的决定,保证公司永续经营。

问:你9岁从台湾到美国,一直到22岁都在美国度过,你如何评价在美国的青少年生活?你的成长经历又能给现在在美国成长的年轻华裔哪些启发?

答:我跟妈妈(从台湾)来美国时,我父亲很不高兴,把我们的生活经费压缩到很少,所以我们没有钱,过着很一般的生活。虽然40多年前的美国对亚裔的种族歧视比现在厉害,我也被欺负过,车子也被丢过鸡蛋,但是总体来说那时的生活还是非常简单、愉快的。我觉得今天的在美拼搏的华裔年轻人,不应被自己的劣势束缚,也不可以怨天尤人、自怨自艾,很多家庭身世不好的人,甚至偷渡客都进了好大学,有了很高的成就。我很了解这些华裔年轻人在美国经历的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文化差异等困难,因为这些我都经历过,但人生就是如此,到任何地方都有困难。所以年轻人一定要调整好心态,用好的出发点看待自己经历的困苦,想想至少自己还有饭吃,有学上,比起非洲很多孩子已经非常幸运了。所以年轻人不要在自己没有的方面钻牛角尖,要明白大多数人都是白手起家的,人生没有捷径可走,不要羡慕那些60几岁的千万富豪,那是非常低的概率,即使比尔盖兹(Bill Gates)和乔布斯(Steve Jobs)也都是非常辛苦地走过来的,所以年轻人要脚踏实地的慢慢奋斗。

勇敢抗癌 先苦后甘

问:你在2005年被确诊为鼻咽癌第四期,经过治疗终于康复了,治疗的过程如何?现在身体健康状况如何?

答:我现在身体很好,甚至比以前还好。2005年11月被确诊时,病情确实很严重,当时我住在新泽西,被医生误诊了,所以拖延了八个月,确诊时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脑部了,所以医生诊断为第四期的鼻咽癌。我的鼻咽癌是无法做手术的,因为癌细胞在鼻腔裡面,所以只能採用化疗和电疗。鼻咽癌病例在亚洲比较常见,台湾、香港每年都有2000多个病例,但是美国的病例较少,所以我选择到香港治疗,因为医生经验比较丰富。我那时经历了195小时的化疗,一次就是连续的96小时,一直把化疗的药物打进身体裡,身体会无力,感到噁心想呕吐。之后就是电疗阶段,我总共做了34次,每次37分钟的电疗。这比化疗的痛苦强烈得多,因为电疗是用机器把长有癌细胞的部分从裡烧到外,所以接受电疗两周后,我嘴巴、喉咙都破掉,脖子也被烧成黑色,连喝水都很困难。我总共医治了五个月,直到2006年才结束。

问:那段痛苦的治疗时间你如何撑过来的?

答:我能够撑过那段时间,治疗、体力都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因素是心态和信仰。我当时一直祷告,亲近神,从神那裡得到喜乐,让我明白生命虽然短暂,有很多忧愁的事,但是忧愁也是过一天,喜乐也是过一天,于是我选择喜乐,亲近神。而且当时我有太太的陪伴,虽然孩子还住在新泽西,但也常常到香港看我,还有几个好朋友一直陪伴我。所以那五个月是我与神亲近、灵修的时间,然后才慢慢好起来。让我明白一定要有坚定的理念与心态和智慧,那不是今天求,明天就有的,需要一天天的积累。这样生病再痊愈的体会让我更能面对将来的困难。这段经历对我在之后管理公司,对人态度和遇到困难时的都有所帮助。让我明白人要先苦后甘,也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我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或努力,也不觉得比别人多做了贡献,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著事。

问:你投入了非常多的慈善项目,是什麽样的动机促使你这麽做?又如何选择项目?

答:我认为做人就是要帮助别人,不然辛苦赚钱是为什麽呢?我的专长是做水管材料,所以在慈善方面,我也特别关注水资源的利用与保护,因为「水是生命之本」,「有好的水就有生活」,只要水的供应没有问题,人都可以活得很好。因此我在非洲捐了400多哩的塑胶管来运输水,让30余万曾经连水都喝不上的人终生不必担心水短缺的问题,这也改变他们的卫生,减少疾病,带来良性循环。另外我也在教育、医疗领域做慈善,例如我太太经常带很多美国中学老师去中国实地考察,了解中国人,消除他们因接触太多负面报道而对中国产生的偏见,同时这些老师可以影响很多学生,甚至间接影响两国关系,所以我认为教育可以改变人的命运,甚至整个世界。医疗方面因的慈善项目是因为我与研究、治疗爱滋病的专家何大一相识,十年前就曾拿出4亿美元捐助他做「中国爱滋病防治行动」项目。不过我觉得慈善也不能做得太分散,因为那样可能每个都做不好。

问:为什麽你做的慈善事业裡,捐出的物资多过金钱?

答:我觉得慈善要很有效率和实际,最好做到捐一块钱却达到100块的用途。例如在非洲做水资源方面的慈善,这是我擅长的领域,可以用自己的管材帮助缺水的非洲人民,比捐钱效率更高。但是我并不拒绝捐钱,在自己不了解的方面,例如医疗方面、爱滋病的慈善项目,我就是捐钱,交给懂的人将善款发挥到极致,帮助有需要的人。

父母言传身教 影响巨大

 

问:你多次提过母亲是非?犊娜,爸爸也是自己节省却乐于助人的人,他们的教育是否对你现在热衷慈善事业有很大影响?对你的事业又有怎样的影响?

答:父母对我的影响非常巨大。他们都非常疼爱我,但不是用物质的方式,而是给我最好的教育,这不是指送我去多高级的学校,而是他们亲自的教育。他们不仅靠言教,更多的是身体力行,所以我很多思想、性格和行为都是从他们的做法裡学来的。我父亲非常节省,他虽然拥有很大的企业,但自己口袋都没有钱,他愿意把赚到的钱再投入到社会中,比如他建立的长庚医院就是专门为老人、穷人服务的。父亲不浪费的习惯也影响我很大,无论在生活还是公司管理上。我母亲是一个自己没什麽钱还慷慨帮助别人的人。我们在美国期间其实没什麽钱,但她可以自己出钱出力,为教会的100多个弟兄姐妹做中饭。

问:父母对你的教育是否影响你对子女的教育?你对子女有何期望?

答: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上大学二年级,女儿读十年级,小儿子读九年级。我也觉得对子女最好的教育就是父母的行为,我现在做的慈善项目他们也看在眼中。同时陪伴他们也非常重要,就算我和太太再忙,每周也会和小孩一起吃五次晚餐。至于将来,我不希望孩子们一毕业就进我的公司工作,因为世界很大,我希望他们可以先去别的公司看一看,拼一拼,学点经验,吃点苦,和不一样的人打交道。因为他们如果进入我的公司一定会受到保护,这会宠坏他们。就像我父亲当时也是把JM公司用市价卖给我,但我自己没有钱买,我要靠自己去贷款周转3亿美元,才能顶下这间公司,然后就独立运营,自负盈亏,生存都是靠自己,与台塑没有关系。但是如果孩子们在外闯荡十年、15年后,还愿意回来公司帮忙,我非常欢迎,这样才是健康的事业传承。(完)

【华美协进社】王文祥、王范文华夫妇分别荣获美国华美协进社青云奖
【深圳商报】永泉计划是造福人民的大事

上一篇:

下一篇:

【世界日报】王文祥跨国行善 传承台塑精神

泉恩动态

www.jdnphotos.com